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460-44840072/

第366章:只不過是江厭那個廢物搶了去
    現場先是幾秒的死一般靜默,然后爆發出各種各樣的欷吁聲。

    主持人:“……”

    麻煩幫我把棺材板壓一下,謝謝!

    林清淺沒有管觀眾和評委們的想法,取下自己的作品下臺了。

    韓流白和蘇英已經在臺下等著了,蘇英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沖上去熱情的抱住她,“清淺姐你太棒了,太厲害了!”

    林清淺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像個長姐溫慈的聲音道:“你也很棒!”

    要不是蘇英提前告訴她明瀟的打算,她也不能漂亮的反擊。

    蘇英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小臉上露出羞赧的笑,“真的嗎?我還怕我演不好,騙不到明瀟呢。”

    從她進休息室跟林清淺說第一句話開始就是跟林清淺事先串通好了,因為不知道明瀟有沒有派人偷聽或者偷看什么的。

    所以林清淺到前臺來找韓流白,讓蘇英在休息室跟明瀟視頻,讓明瀟親眼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潑了咖啡……

    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局,欺騙迷惑明瀟的局。

    如果說有什么意外的話,那大概就是lisa了。

    要不是她當眾質疑自己的作品,林清淺也不會發現她跟明瀟是一伙的。

    “你媽沒事吧?”林清淺關心地問道。

    蘇英點頭,高興道:“顧警官給我打過電話了,我媽媽沒事。清淺姐,這次真的太謝謝你了!”

    要不是林清淺,她都不知道現在會是什么樣子。

    林清淺彎唇:“該說謝謝的人是我,謝謝你信任我。”

    如果蘇英不說,按照明瀟的話去做,她的母親也一樣沒事,但她還是冒著風險告知自己。

    這份情誼很厚重。

    蘇英搖頭,眼眶微紅,“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是清淺姐你拉了我一把,我怎么能為了自己做對不起你的事。”

    “而且就算我聽她的話照做,誰能保證以后她不會傷害我媽,繼續威脅我。”

    泛紅的眼眸瞪向不遠處的罪魁禍首!

    明瀟沒想到自己的計劃會失敗,還失敗的這么徹底,把lisa也拉下了水。

    這次小姑肯定不會輕易原諒自己!

    ——林清淺!!

    媚眸里涌動著強烈的恨意,只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她什么也不能說,什么也不能做。

    唯一能做的就是憤然離席。

    林清淺看到她氣得快擠到一起的五官,心情愉悅。

    果然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還是有一定的道理。

    這不過這一切都是明瀟自找的,誰讓她只想著害人!

    韓流白溫柔的眸光流轉過一絲無奈,“你太沖動了。”

    林清淺回過神來,知道他指什么,彎唇不在意道:“一個比賽而已,有lisa在我不會拿冠軍,即便拿了我和st也無法合作,這樣的結局最好。”

    韓流白想到lisa眉頭也忍不住蹙起來,沒有反駁她的話。

    因為林清淺的退賽,原本三個人的總決賽變成兩個人的,許昭是最有可能拿冠軍的人。

    lisa雖然離席了,可比賽還是要繼續……

    主持人再次站出來要cue流程,一直沉默的許昭忽然開口,“我也退出比賽。”

    觀眾:“……”

    評委:“……”

    主持人:“…………”

    麻煩幫我下葬,謝謝。

    許昭連一個解釋都沒有,直接下臺了。

    林清淺明眸看著他,眼底漫著一絲不解……自己退賽是因為明瀟和lisa和st沒有合作的可能性,他沒必要退散啊。

    許昭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眼神,步伐一頓,看向她淡漠的語氣道:“我退賽不是因為你。”

    林清淺:???

    我也沒自作多情說是因為我啊。

    許昭像是沒看見她眼底的疑惑,自話自說道:“一個看不起華風的設計師,即便我拿了冠軍也無法與這樣貶低我們民族文化的人合作。”

    林清淺點頭,給他點贊,“許設計師很有風骨。”

    許昭掠眸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話都沒說,轉身就走。

    林清淺豎起的大拇指默默的收回去了。

    蘇英看得云里霧里的,好奇的聲音問:“清淺姐,你們是有過節嗎?”

    “沒有。”林清淺迅速否認。

    蘇英更納悶了,“那為什么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林清淺也知道許昭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對,可是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你看錯了。”她摸了摸蘇英的小腦袋瓜子,“這次你做的很棒,回去給你加工資。”

    一聽到“加工資”三個字蘇英的眼神頓時亮了,“謝謝清淺姐。”

    林清淺看向幫自己拿衣服的韓流白溫聲道:“走吧。”

    韓流白菲唇含笑點頭,“好。”

    三個人心情愉悅的回酒店了。

    蘭市,天越集團的辦公室。

    江硯深慵懶的靠在椅背上,一雙深諳的眸子里波光邪魅的盯著暫停的畫面。

    畫面上是林清淺素凈精致的小臉,神色淡淡,眉宇間漫著一股超然脫俗的從容,而她身旁的衣架上掛著的一套黑色禮服。

    他雖看不出來跟自己身上穿的有什么區別,可是……

    耳邊一遍遍回蕩著她輕悅的嗓音。

    ——我不是請不起模特,而是這件衣服是我送給一個很重要的人禮物。

    ——本來總決賽應該是他做我的模特,穿上這件作品,很可惜因為一些緣故他不能來了……所以我寧愿不要模特。

    所以這套衣服是她為自己設計的,只不過是江厭那個廢物搶了去。

    骨骼分明的手指輕輕摩挲著薄唇,眼底的光越發的邪肆和玩味。

    ——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他的思緒,陸元走進來,比以往更加恭敬的語氣道:“江總,宋沁的離職手續已經辦妥了。”

    江硯深放下擱在辦公桌上的大長腿,鋒利如刀片的眸子凝望著他,“他都跟你說了吧。”

    陸元先是愣了下,回過神來后道:“不管是誰,我效忠的是江總這個人。”

    言下之意他并不在乎眼前這個肉體里裝的靈魂是誰。

    “原因?”他挑了挑眉梢。

    陸元垂眸回答:“離開天越集團,沒有人會收留我,除了江總也沒有人能護我周全。”

    一旦離開天越集團,失去江硯深的庇佑,他就如同一只螻蟻被陸東城肆意踩踏。

    江硯深起身走到他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漫不經心道:“我就是喜歡像你這樣識時務者,放心……只要有我在,陸東城動不了你。”

    話音微頓,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無聲的收緊,眼底的光越發的寒冽。

    “同樣的,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也可以讓你死得很難看!”

    陸元肩膀上的骨頭都在疼,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充滿了敬畏,“我絕對不會背叛江總的。”

    江硯深捏著他肩膀的手松開了,薄唇揚起滿意的弧度,“那你先去幫我辦一件事!”

    陸元低垂的眼簾掠起,好奇的看向他,眼底的不安轉身即逝。

    快到連江硯深都沒捕捉到。

    林清淺和許昭退賽,日本選手不用比就拿了冠軍,不但沒有得到祝賀和榮耀,反而成了個一個笑話。

    同樣成為笑話的還有st公司,原本在圈內的威望很高,在國內也深受年輕人的喜愛和追捧。

    結果?

    網友在直播里看到lisa針對林清淺,污蔑林清淺還拒不道歉,頓時就炸了。

    抵制st抵制lisalisa拒不道歉好幾個話題直接被送上了熱搜。

    何考拉:看不起我們華風,靠……臉真大!

    幽夢:說好代表st的立場呢?st就是這樣一邊圈我們的錢一邊看不起我們的設計師嗎?

    大白菜有黑心:深淺大神棒棒噠,什么破比賽不參加也罷!

    阿貓喵嗚:我以后再也不買st的任何東西了,我要留著錢買air漂亮的小裙子。

    星辰皆于你:深淺,快出新款,我要買買買!

    小柒夏爾:深淺,那件淺紫色的漸變裙安排上我要買!!!多少錢都行!!!

    一時間網絡上掀起了一股“不管你是誰,只要你買air我們就是姐妹!”的風氣。

    不管是林清淺粉絲還是路人網友紛紛催促出新催,在air官微催,還跑到陸秦商駱天雪等人微博下催促。

    陸秦商拍戲休息的空隙難得摸到手機打開微博,差點以為自己上錯號了。

    退出再登錄,點開評論下面全是催促深淺出新款,再看一眼頭像……

    是英俊瀟灑魅力四射的自己沒錯啊。

    陸秦商v:拍完戲打開微博,感覺自己錯過了一個世紀。

    楓葉紛紛評論:別嗶嗶快催大神出新款,我們要買買買!

    陸秦商回復:?

    就差質問你們到底是我的粉絲啊還是林清淺的粉絲啊?

    楓葉冷漠回復:反正你也不出專輯也沒什么數據要做,我們要支持國貨,要給大神打錢!

    陸秦商:“…………”

    他沒傷感多久就刷到新的微博。

    駱天雪v:那件淺紫色漸變裙好漂亮,好想只有一件,只有我能穿(害羞的表情。)

    陸秦商忍不住側頭看向身邊坐在遮陽傘下女人,一派悠然自得的樣子喝著助理買來的咖啡。

    “你能不能別這么精分?”網上一個樣,現實一個樣!

    看她這么精分就忍不住想到阿硯,心里又難受起來了。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