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360-44840065/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醒來的葉傾城
    說到底,柳家在最開始支持肖湛并插手肖家內部之事,便是為了擊垮實力在他們之上的肖家,哪怕就算肖湛將來真的成為了肖家家主,可是因為他有太多把柄在柳家手上的緣故,到時候的肖家,只怕就此會變成柳家的傀儡,而他們所占據的青晶石礦脈也會落到柳家的手中。

    這樣一來,柳家的實力大增不說,還會因此而獲得宗家牧家的稱贊,真可謂的一舉兩得。

    當然了,這是柳家在最開始時的計劃,當這個計劃最終出現了可能會導致他們滅亡的可能時,計劃自然就需要中止了。

    根據薛喜后來的意思,似乎在肖逝水平定了家里的內亂之后,便和牧家家主產生了一次隱秘的會談,在回來之后,他對于會談的內容絲毫都沒有提起,但是在那之后,肖家和柳家之間一點都沒有事情發生。

    不,準確的說來,應該是關系反而更近了一些,不再似以往那般的劍拔弩張,甚至有所交易往來,這在以往是根本就不能夠想象的。

    雖然對此感到疑惑,但是薛喜也知道,有時候有的事該問,有的事不該問,對于他來說,肖家還好好的在那里,肖永安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這就夠了,其他的,他不會過問。再怎么說,他薛喜也是堂堂的入門修士,既然是修士,理應舍棄凡世當中的一切,將身心投入到修煉當中,像現在這樣一心都在肖家的身上,可不是修士的作風。

    于是,就這樣在一片和平的氛圍當中,肖家當中的時間一下子過去了四年,在這四年間,葉傾城依舊保持著每隔半年便會出來賜下一枚丹藥的習慣,這也算是他對于自己的一種約束和提醒,如果不是需要定期給肖永安丹藥,他只怕會就此沉浸在修煉當中,等他練成醒來之時,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了。

    這就是他會如此做的原因,他怕了,小須彌洞天七年,界光通道二十年,他失去的那二十七年盡管沒有在他的身體上留下絲毫的痕跡,但是卻讓他無法融入當下的時空,王帥的死,父親的失蹤,以及周邊一切的變化,都讓他難以接受。

    最讓他感到有些害怕的,就是所有他認識的修士,對于這近三十年來的變化,幾乎沒有什么感覺,除了期間與夷洲修真界打過一場,對于所有修士來說,真的就只是過去了幾十年而已,他們還是該修煉修煉,該冒險冒險,時間的流逝,仿佛他們都已經習慣。

    他不想變成那樣,更不想讓時間流逝太多,所以設下了半年的期限。

    只是嘛,人總會是變成曾經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當他開始修煉雷之三段五行術之后,便停不下來了,即使是開門送出丹藥,也是處于迷迷糊糊當中的狀態,就這樣直到他將雷之三段五行術修煉至第二段大成,并且清醒過來之時,已經是四年后了。

    說來也諷刺,他之所以清醒過來,是想要找個地方試驗一下此神通的威能,憑借自己施展出來的圓滿境界,再加上是用仙元氣來進行供應,應該是能夠發揮出超常效果的。在自己的屋子里修煉,始終只是理論上的修煉,而非實際運用,哪怕就算在神念海當中模擬千萬次,也是一樣的,他在神念海當中的分念在試驗了無數次之后,得出了必須進行實際測試的結論,這才讓他的本尊徹底蘇醒。

    雖然之前一直是處在迷迷糊糊的修煉狀態,不過送出了多少次丹藥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的,算上這次醒來的這一次,應該會是第八枚丹藥了。

    吃過這八枚丹藥后,肖永安那小子體內的血線蟲蟲卵應該就被消滅得差不多了,那么他只需再將幾枚調養身體的丹藥給那小子,就可以讓他徹底的痊愈。

    實際上,想要治愈肖永安,就是這么簡單,盡管他也有能夠抵得上之前七枚那種丹藥藥性的其他丹藥,而且在最開始看到肖家的馬車時是沒想過這樣緩緩醫治,可是在察覺到了肖永安的資質之后,便改了主意。

    就像他一樣,在一開始就做好打算,永遠不吃丹藥的話,對于他今后的成長可以說是具有相當高的收益,他不求肖永安能夠做到像他一樣不吃丹藥,但是能不用猛藥他就不會用猛藥,尤其現在肖永安可還沒有開始修煉,正是外界因素對他能夠產生很大影響的關鍵時期。

    當他撤去屋內的陣法,將地上那根消耗得差不多的中階元晶一收之后,便走出了屋子,早已在不遠處候著的薛喜看到這一切不由得微微一愣,在往常葉傾城都是直接把門一開,將丹藥丟到方桌上便關上門繼續回去修煉,以前這么多次歷來如此,今天怎么會突然走出來了?

    不過他還是走上了前去,恭敬的問道:“葉使君,以往你都是直接送出丹藥就完事,今日怎么會突然出來了?是因為你的神通已經修煉完畢了嗎?”

    “噢?你猜得還挺準嘛,不錯,這幾年我的確在修煉某一門神通,如今正好修煉得差不多了,而且剛好趕上要給永安這孩子丹藥的時機,也差不多該是出來的時候了。”

    說著,他手中泛起一陣輕微的空間波動,一個精致的瓷瓶頓時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被他拋給了薛喜。

    “這個是給永安的新藥,之前的丹藥應該已經將他體內的血線蟲蟲卵給清除得差不多了,這一瓶新藥每隔一月讓他服下,等我回來的時候他應該也好的差不多了。”

    薛喜點了點頭將那瓶丹藥收好,隨后向葉傾城匯報了一下肖家這幾年來的近況和肖永安的變化,自從服用丹藥以來,他的身體已經變得很是正常了,甚至薛喜都可以開始教他一些武藝來鍛煉身體。

    盡管知道永安的資質放眼天下都是最為頂尖的那種,但薛喜卻絲毫不敢教他任何基礎功法或者是吐納元氣之法,因為他知道這些資質極高的家伙很講究這些,只要在最初的階段接觸的不是最為合適的基礎功法,那么將來永安的修煉之路是會受到極大影響的。

    傾城劍帝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炒股的技巧 河北快3软件下载 今晚体彩开奖号码多少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_云南快乐十分遗漏-爱彩乐 股票分析软件大数据 策略论坛 辽宁11选5胆拖玩法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安徽快3开奖走势号码 幸运农场开奖信息 如何看股票融资融券信息 甘肃快三预测专家 北京快乐8仼一选号技巧 一分彩精准计划软件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