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105-44840041/

第1991章 疲憊
    沒想到世梵令只是說:“事實如此。”

    “呆著,不能出去。”說完,世梵令的身影便消失在這里,時枝離不開這個空間,別人也進不來。

    但這個空間該有的都有,花草樹木,日月星辰,一個如此清凈的地方,也不算虧待了她。

    他就這么無情的走了,氣得時枝跺腳,卻又無可奈何。

    這里面有什么呀,她真的要孤獨地呆在這里嗎?

    阿離又會去哪里呢?早知道努努力,看能不能跟著她了。

    跟著阿離多好,阿離對她溫柔太多了,之前阿離給她講溫柔和冷漠兩個詞的含義,她現在終于明白,一個溫柔一個冷漠。

    世梵令到了浩瀚之界,刑修正在四處找他,沒多久就遇到了。

    “你倒是每次都能找到我。”世梵令說道。

    刑修說:“想找一個人,就要了解一個人,知道他會在什么地方出沒。”

    世梵令淡淡一笑,沒說話。

    刑修說:“你可知道,浩翰之界出了個大寶貝,但不知道誰人帶走了。”

    世梵令毫無波動地問:“什么時候的事?”

    刑修看了看世梵令的表情:“你真的不知道?”

    世梵令譏笑一聲:“難道天下事我都該知道?”

    “我以為你帶走了。”刑修漫不經心地說。

    世梵令:“那隨你怎么認為。”

    “默認了?”刑修緊緊地盯著世梵令。

    世梵令笑了一下:“你既然已經認為在我手上,我說什么都是多余,便是否認你也以為我在欲蓋彌彰。”

    “倒也是,你這人向來是這樣。”刑修若有所思地說。

    ~~~~

    孟離這邊回到了系統空間,還沒開口說話,就聽見尤允給她說:

    “又有個小世界有點問題,你得去處理一下。”

    孟離點點頭:“好。”

    她去處理了小世界的問題,這次又跟巍奕接觸,等她處理完世界問題之后給巍奕返還材料時,巍奕說:

    “上次打算給你介紹另外一位負責人,這次他似乎有空,我聯系一下他,看他來不來。”

    孟離露出了笑容:“勞你費心了。”

    “說過的話自然要做到了。”巍奕笑的很淺淡,他平時都不怎么笑。

    “那我們去點些東西,等著他吧。”孟離提議道,這樣干等著總歸不合適。

    巍奕也同意了,不過提醒孟離說:“先說好,這次你就別付賬了,該我了。”

    孟離咦了一聲,與巍奕推辭了下,巍奕堅持這么做才肯去,孟離只能隨他了。

    兩人菜點好了,等了好一會兒,巍奕的那個朋友才姍姍來遲。

    孟離看了過去,這是一個樣貌沉穩的中年男人,他穿著一身藍色長衫,帶著一副圓框眼睛,五官端正,看著像民國時期的教書先生,渾身透露出一種儒雅的氣質來。

    “上風,你可算來了。”巍奕招呼他來。

    他看了看巍奕,又看了看孟離,沖著他們溫和點頭,然后走了過來,輕輕地掀起長衫尾端,坐了下來,整個過程有幾分優雅。

    看他已經和孟離點頭示意了,巍奕立馬介紹道:

    “這是云上風,也是負責材料管理的,他很厲害,會的東西比我多,我不會的也要向他請教。”

    又說:“這是小南區域主,孟離,可謂是大位面域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她該是前途無量的,為人也特別好相處,相信你們一定能愉快相處。”

    孟離倒是第一次見巍奕這么夸贊人的,所以哪有什么沉悶不通達的人?

    這種人少有,像巍奕這種需要接觸很多人的工作,多少有點交際能力。

    “久仰大名,幸會幸會。”云上風看著孟離,推了推圓框眼鏡,孟離這才注意到,他還掛了一塊懷表在胸前。

    懷表是銀白色的,上面有精美的紋路,精致小巧。

    讓她忍不住想,這個表的時間是域上的時間嗎?

    還是就是個裝飾品,亦或是他的武器,亦或是他工作中的道具?

    孟離頷首道:“同樣幸運,能通過巍奕與你結識。”

    云上風倒是爽朗一笑:“我知道你,你其實算一個新的任務者,但能成為域主,定是有了不得的過人之處。”

    “不過庸才,只是多了些運氣罷了。”孟離謙虛地說。

    云上風還是笑:“你太謙虛了。”

    兩人就這么客氣著,互相說著不痛不癢的恭維話,然后一起吃了頓飯,互相有了彼此的聯系方式,這次一起吃飯的目的就達到了。

    有巍奕在中間牽線,再加上彼此的印象都還不錯,之后便是合作應該也很順利。

    孟離也放下心來,便是巍奕忙,沒時間,也可以直接找云上風,不用去找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受到一些亂七八糟的為難和爭對了。

    吃了飯,也沒必要繼續聚在一起,各自都還有各自的事情,分別開來,孟離回到了系統空間。

    “孟離啊,你想什么時候做任務呢?”尤允關切地問。

    吃了東西,孟離的靈魂有一種滿足感,又感覺有點疲憊,只能說:

    “我還想再睡一覺。”

    “行吧。”尤允也不催。

    他也知道孟離事情很多,其實她沒怎么休息好過,一直都在疲憊的做著各種事情。

    哪怕她去陪問情看書,也是她的一件事,因為她對那個問情有責任,她需要拿出時間精力去。

    就像父母對孩子那樣,不管多累多忙,都要抽出時間去陪伴。

    孟離睡了過去,竟然夢到了時枝,但具體夢到些什么在她醒來之后就想不起來了,只是這個夢做得讓她感到疲憊。

    她起身,拿出池景方給的空間卷軸,想要再行感悟一番,可意識沉浸進去,一片空白,孟離在里面構建了空間,也依舊是一片空白。

    然后孟離意識到現在根本靜不下心來。

    可能是惦記著任務的原因,不知道系統空間過去了多久,但她在出生位面的確陪著時枝度過了一年多的時光,還去處理了一個小世界,在小世界里面花了幾個月時間,她真切地度過了這些時光,就感覺很久沒做任務了。

    索性把意識從空間卷軸退了出來,對尤允說自己想去任務了。

    尤允說:“看你現在的狀態倒不如再休息一下。”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实时走势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九鼎期货配资 青海快3开奖结 江西多乐彩开 重庆快乐10分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购买技巧 基金配资地址 同花顺炒股如何开户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内蒙古快三平台下载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视频 河南体彩11选五开奖 炒股的人很坏吗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