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104-44840064/

第六百七十八章:初戰扶桑鬼巫
    這位扶桑鬼巫嘴里“哼”了一聲,見事情已畢,語氣中立刻充滿了蔑視與不屑道:“吃飯事小,關鍵還是得盡快促成這件事最終落實。我看啊,這慶功宴還是等走到了最后一步,我們接收完你們的地盤,你們可以安心的生活后,再由我們設宴招待馭鯨族的朋友吧。這樣更好一些。”

    雙方正“客套”著,這時,只見一個和紅喜他們共同參加埋伏的馭鯨人戰士突然從密林深處而來,他走到蘇紅兒跟前,湊在蘇紅兒耳邊說了句話,這個人明顯并不會使用華夏語言,這句傳來的話,肯定也是紅喜臨時教給他的,或許是因為他發音實在是不標準,蘇紅兒并沒有第一時間領會,想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這一過程,在他表情上也完整的表現出來了,被扶桑鬼巫捕捉到了。

    這些扶桑鬼巫或許是感到了有些不對勁兒,這位領頭的繼續說道:“蘇先生,如果再沒什么需要再確定的話,那我們就先告辭了?改天再見。”

    蘇紅兒這時大聲說道:“且慢,這位扶桑巫族先生,我還是想問您一件事,希望您可以直言相告,不要欺騙我。”

    鬼巫倒也痛快,“沒問題,請您直接說。”

    “那好,我問了。請問,你們今天來的這幾十人當中,有隱身者存在嗎?”我沒想到,蘇紅兒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扶桑鬼巫眉毛一皺,不解的說道:“蘇先生,我們談的好好的,問這事,您用意何在呢?我實在不明白。”

    蘇紅兒“嘿嘿”笑道:“那看來是沒有啊,我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要你們今天有來無回,全部死在當場。”話音剛落,他伸手便從土堆里拔出彎刀,迅捷無比的出手,直接將面前這位一直和他對話的扶桑鬼巫小頭領斬殺在當場。現場頓時一片喧囂。

    蘇紅兒行動的快,這剩余的扶桑鬼巫們出手也不慢,在這些鬼巫向我們圍過來的時候,只見其中一名鬼巫忽然就拉開自己身前的衣物,耳邊只聽“撲啦啦”一陣響動,數十只鴿子不知從哪兒就冒出來了,散亂的沖天上直飛而去。

    這一下,直接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們眼見著消息就要暴露,這些鴿子,但凡有一只飛出去了,必將召來大批的扶桑鬼巫。如果這種情況發生,那我們和馭鯨一族的所有人,今天就要全部死在這里了。

    不得不說,這扶桑鬼巫,就算面對已經幾近沒有戰斗力的馭鯨一族,還是留了一手的。畢竟,馭鯨族過去上萬年來,一直稱霸海上,可能還有后招。

    在這緊急關頭,忽然,空中又傳來一陣細微的“嗤嗤”破空之聲,隨即,附近整個林子中綠葉飄飛,猶如下起一場美麗的綠雪,可這綠雪卻是殺人的雪,在這雪中,那些在綠葉中穿梭的鴿子忽然紛紛掉落在地,落地后就一動不動,靜靜死去了。只見,每只鴿子脖頸處都有一道劃傷,無一幸免。

    這些鴿子,不知道被什么暗器給直接割(喉)了。難道,它們是被這些飄落的綠色樹葉殺死的?摘草木飛花傷人,這也太傳說了吧?那么,如果是真的,控制這些樹葉的人又是誰呢?蘇紅兒一動也沒動,難道是蘇紅兒的師父?我轉眼望去,只見劍仙老人雙目微閉,坐在原地,連動都沒動一下,手指都沒抬。我有點兒迷糊了,不過下意識的我認為,應該是紅兒師父做的。

    這一下的突然狀況,讓所有的扶桑鬼巫都蒙圈了,一群人開始就有些慌張,其中還有一個會說華夏語言的,直接指著蘇紅兒怒罵道:“蘇紅兒,你可知道和我們扶桑巫族做對的下場嗎?連華夏巫族都不能把我們怎么樣,何況你們這小小的馭鯨一族。你要明白,你這樣做,你們所有的族人都會被我們圖殺殆盡。你們馭鯨一族,將徹底從這個星球上消失。”

    想不到,這個扶桑鬼巫挺能言善辯的。

    蘇紅兒聽了,不以為然,冷笑著說道:“呵呵,我看,你就不要在這里說大話了。還是等你們能活著離開這里,再說這樣的話吧。現在,我就要了你們的狗命。”

    他話音剛落,只見一個扶桑鬼巫突然雙手張開,形成一個十字狀,接著,整個人忽然離地而起,這家伙居然能像懸空劍派傳人那樣,直接懸浮在半空之中,不依一絲物體。只是,蘇紅兒看到這樣,并沒有跟著他照做的意思,吹了一聲扣哨,斜刺里,云獸不知從哪兒就迅捷無比的竄了出來。這畜牲忽然就騰空躍起,而蘇紅兒也翻身躍上了它的背脊,一人一獸在空中如閃電般穿過,蘇紅兒在閃電般竄來竄去的云獸身軀上手起刀落,在間不容發之際將飄在空中已經變的須發皆張,準備祭出不知道什么大殺招的這名扶桑鬼巫攔腰給砍成三段,人死了,再有大招也屁用不頂了。這名鬼巫瞬間又恢復常態,直摔落在地,鮮血、碎塊落了一地,實在殘忍不堪。而云獸則托著蘇紅兒穩穩落在地下,一人一獸怒對著扶桑鬼巫們。

    紅兒他一出手,便瞬間殺掉了兩個扶桑鬼巫,余下的鬼巫們頓時慌了陣腳。不過,這些以殺戮為主的鬼巫,也是常年訓練有素,雖然慌,但并不亂。只見,其中兩三個鬼巫轉身邊做出防衛的姿態邊朝來路退去,這兩三個人,看來是要離開去報信的。其余的扶桑鬼巫則或坐或站,擺出了防御的姿態。

    看到這種情況,我直接沖霍根使了個眼色,霍根他早就躍躍欲試,看到紅兒打的痛快,可能他早就想著出手。霍根一瞬間變身成金剛人猿的形態,出手便將身邊最近的兩名扶桑鬼巫直接打的向上直飛而去,那高度沒有十幾米,也有八九米。金剛人猿形態雖然從力道上遠遠不及大力人魔,可扶桑鬼巫畢竟是鮮血之軀,受了霍根這種程度的重擊,連哼都沒哼出一聲,落地后便直接變成了兩具尸體,轉眼間,扶桑鬼巫已損失了四個人。

    而霍根轉身就要去追殺那三名剛剛逃跑離開的鬼巫,還不見他奔跑,卻見他身形一滯,只見不知從哪兒冒出的數十根藤蔓,迅速繞在了他的雙腳上,霍根被纏的煩,伸手便想將藤蔓拽斷,可是這些植物仿佛像擁有生命了般,霍根扯的過程中,大量藤蔓瞬間又纏繞在他的雙手上,并迅速向上蔓延,只十幾秒的時間,便將霍根全身給纏滿了。

    幽冥巫師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计划下载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贵州快3投注技巧 2020年海南环岛赛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算 四川快乐12民间小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安徽快3遗漏数据一定牛 山东快乐扑克3复式玩法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江苏快三最准计划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23日股票推荐 体彩彩开奖是免费直播 双色球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