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6100-44840066/

第二百零七章 昆侖山瑤池仙境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跟辰澤回到天露宮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著在天露宮的床上的。

    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就站在我的床上,揉了揉自己的頭,我睜開了朦朧的睡眼。

    “我這是怎么睡著了?”

    那個人轉頭看向我,

    “是我點了你的睡穴,將你抱回來的。”

    此人一身的金色華服,就是先前辰澤的那套衣服,但是這面龐、這面龐……

    我失神的站了起來,臉上掛滿的淚水,緩緩的下了臥榻,

    “真的是你,你沒有死?”

    那人微微傾城般的一笑,

    “是我,就是我啊!”

    “夫君我終于又見到你了!”

    我在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撲到他的懷里,放聲的哭了出來。

    “我以為、以為你已經被斬首了?”

    敖潤他抱著我摸了摸我的頭,

    “你夫君我福大命大!”

    我慢慢的抬頭看向他,還是那張如冠玉一般的面龐,眼如明月一樣的皎潔,幾乎沒有什么變化。

    他低頭看了看我,

    “我又怎會舍你和烈兒不顧呢?”

    我擦了擦臉上的淚,破涕為笑的說道,

    “都是我太傻了,我夫君是何等的人物啊,怎會輕而易舉的死……,不過剮龍臺被斬首的那條白龍又是誰呢?”

    “那才是真正的天帝,只有他死了,我們以后才能在無后顧之憂!”

    “什么,那是辰澤?那這一段時間的辰澤都是你,就連蟠桃園里的也是你?”

    “沒錯!”

    “這么說來你早已經脫險,那你又為何不回去找我呢,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我們現在不是見到了嗎,辰澤以死,我現在就成了辰澤的,這樣一來我就是這天界的霸主,而你就是我的天后了不是嗎?”

    我推開了敖潤,

    “你變了,好像我已經不在認識你了,你不是我原來的那個敖潤了,你還記得你跟我說過的話嗎,你說你只想和我還有烈兒找一個像甜園一樣的地方,我們男耕女織,余生足矣!”

    “錦兒,我這也是為了我們以后著想啊,你想想不滅了辰澤的話,他能放過我們去過逍遙日子嗎?他不光是因為九品金蓮的事情才牽怒于我們的,他早就想治我們于死地了!”

    “我不聽我不聽,我們何時招惹過他了,他又為何偏偏和我們過不去呢?你不要拿這些說詞來哄騙我了?”

    “辰澤與燭龍有仇,你又是燭龍的徒弟,你想想他為了不讓燭龍的勢力龐大起來,都能對他兩個兒子下手,可見燭龍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威脅,辰澤這家伙是不達目的不會罷休的,更何況你,你拿什么和燭龍的兩個兒子比得,他要了你我的命那是遲早的事情啊!”

    我微微抬頭看向敖潤,

    “被剮龍臺斬了的天帝,辰澤還是頭一個,你是怎么做到的,讓辰澤代替你去剮龍臺,竟然還神不知鬼不覺?”

    “這、這都怪辰澤這家活太粗心大意,我被關在天牢的時候他曾來看過我,他想讓我跟他一同對付燭龍還有天后雪兒,至于燭龍那邊就是拿你來做誘餌,他說我被抓上來后你一定會去找燭龍的,就趁那時候一舉將章尾山夷為平地,我便假意降服于他,他也就對我沒了戒備之心,他撤開了天牢里的看手,進到了天牢里面的時候,我憋死不備,將他打暈,然后化成的他的模樣,辰澤便替我入了天牢,沒想到這家伙真是徒有虛表,這法力竟然這樣弱,我見過雪兒才知道,這天界真正的霸主是她,辰澤只是她手中的傀儡罷了,又因為辰澤也的真身和我一樣也是龍,所以也就沒什么神明發現現在的我有什么異樣。”

    我尋思了片刻,

    “你說的是真的假的,辰澤一個天帝竟然能被你打敗,這怎么可能?”

    “我也是這么想的,我用辰澤的身份去見雪兒的時候,這雪兒竟然給我一顆藥丸,說是讓我服下,我沒有照做,而是偷偷的藏了起來,你來看看,這個究竟是什么藥丸究竟有何等的作用?”

    我接過敖潤手里的藥丸瞧了瞧,拿到鼻子前聞了聞,什么味道也沒有,搖了搖頭,

    “我也不曉得這是什么藥,不過你不要吃就對了,誰知道那娘們安的什么心,我聽說雪國里都是一些珍奇異獸,像冰狐,袍子,黑熊,馴鹿,都是北國里的動物。也不知道這雪國的公主她真身是什么?對了你見她的時候,你們有沒有做過些什么?”

    “我哪有心思做什么啊,這雪兒看著一臉的嚴肅,想想一個女人統治天界,這哪里是女人,分明是母老虎!”

    我拉過敖潤的手,

    “不如我們現在就離開這里好不好,我種有一種不好的預敢,留在這里我們的結局會、……”

    “會什么,我是不會離開的,之前就要你趕快離開,這里不是你應該來的。趕快走,現在就走,你去月宮將烈兒和奶奶還有紫姑也帶上,趕緊離開天界。等我處理好了這邊的事情,就將你和烈兒接回來?”

    我慢慢松來了他的手,看著他搖著頭,

    “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你還是我從前的那個敖潤嗎,這天帝的位置對你來說真的這么重要嗎?我們經歷多少的磨難,你都沒有動容過,唯獨這個就改變了你?”

    “錦兒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不然雪兒會起疑的,你乖乖聽話,趕快離開這里?”

    “孽障東西!”是敖廣的聲音,只見敖廣一溜煙的從馭龍玨里面出來了,他氣氛難平的走到敖潤跟前。

    “大哥!”

    “別叫我大哥,你個畜生西海龍王還不夠你當的,你這孽障你是想氣死我嗎,錦瑟為就你性命歷經千辛萬苦匯齊了十二祖巫,沒想到你在這里逍遙快活的做起了你的天帝,你真是、真是要氣死我呀你?”

    “大哥不是那樣的,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你解釋,趕快隨我們離去,否則你小子就要把命丟在這里,否則你以后就別認我這個大哥?”

    “我、我不回去!”

    “好,你個敖潤,你小子臂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是吧?”

    “大哥!”

    敖廣轉身飛進玉玨,敖潤走近我,

    “錦兒聽話,你、帶著玉玨先回去?”

    我是來救他的,雖然他現在沒有性命之憂,但是這天界的神明那可不是好糊弄的,一不小心他便會喪命,我這個時候離開豈不是看著他去送死嗎?

    我看著敖潤點了點頭,

    “好,我離開!”

    說完我轉身大步的跑出了天露宮,但是多了宮門以后,我就化成了一只麻雀落在了院子里的桃樹上。為了不讓敖潤發現,我還特意隱藏了氣息。

    我走后不多時候敖潤也出了門,他幻成了辰澤的模樣,他就踏上一塊云彩飛遠了,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跟上去看個究竟,我就傻愣在樹枝上看他飛遠。

    忽然玉玨里傳來了燭龍的聲音,

    “錦瑟,跟上前去瞧瞧,敖潤這小子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我展開了我的一對麻雀翅膀,雖然飛的很慢,但是也沒有被敖潤給落下。

    飛了很久,敖潤下了云彩,而后來到一座山的跟前,這是人界的一座山,但是卻聳入了天界,這山的周圍仙霧繚繞,這么說吧,天有三十六層,而這山最起碼也高達九層天的樣子,可見這山是有多巍峨雄偉。

    “西昆侖山,敖潤怎么會來這里?”燭龍問道。

    “我看我這三弟是在自尋死路啊?”敖廣回道。

    此時的我已經是泣不成聲了,我不知道敖潤為什么要這樣做,為何非要留在這里,我沒有辦法改變他的想法,我也不知道現在該怎么做。

    玉玨里傳來了敖青的聲音,

    “嫂嫂你已經為三哥做的夠多了,不如你就回人界不要在管他了?”

    燭龍馬上接道,

    “敖青說的不無道理,這里是西昆侖山,也就是西王母呆的地方。”

    “難道敖潤這小子是來找紅鸞星龍吉公主的?”玄磊也說道。

    “什么,又是她?”

    “錦兒,你別多想,也許不是我說的那樣的。”玄磊又說道。

    “不行我一定要上去瞧瞧,我要知道這敖潤究竟是來做什么?”

    我展開了翅膀飛向了這座巍峨雄偉的昆侖山。

    飛了很久才接近山頂上,眼前就是一條彎彎曲曲的從上至下的泉水,而泉水的下面就是一個很大很寬闊的池子。我抬頭望去,山的上面流下泉水的泉眼處的山體上就是清晰可見的幾個大字“醴泉”。

    而我眼前的池水則是清澈見底,水面還閃著金光,微風拂過微微蕩起漣漪。這水面則是隱約的晃動著兩個金色的字“瑤池”,這池水中還浮著我熟識的那朵金蓮,我確定那就是小蓮所化,只不過上面只有八片蓮瓣了,那一片也已經被我消耗殆盡了。

    “什么,這里竟然就是瑤池,難道敖潤的九品金蓮就是在著偷的,那他來這里做什么?”我自言自語道。

    玉玨里傳來了燭龍的聲音,

    “據說這西王母的宮殿就在瑤池仙境里面,估計敖潤這小子也已經入了仙境,看來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此了。”

    緊接著傳來了敖順的聲音說道,

    “你不要瞎說好嗎,三哥不是那種人,他才不會來此看龍吉呢?”

    “四哥住嘴!”敖青連忙感道。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我終于壓抑啊了住心里的怒火,

    “玄磊快快現身!”

    只見玄磊一溜煙的出現在我眼前,他低頭不敢看我的眼睛,我忍著怒火放低聲音問道,

    “玄磊你告訴我,敖潤來此究竟是為何?”

    “這……”

    我大聲吼道,

    “說……”

    “依我看來,敖潤留在天界和龍吉有著莫大的關系!”

    我狠狠的扯下脖子上的玉玨,交給了玄磊,

    “這個交給你,這里是天界,我跟敖潤的事情我想自己解決,雖然我現在可以匯聚盤古,但是我還不想用在敖潤身上,所以這玉玨你幫我保存等我出來的時候在還給我!”

    “錦兒你要去哪里?”

    我普通一聲跳進了瑤池,沒想到這水雖然清澈但是冰涼刺骨,我拼命的向下面游著。

    沒想到我眼前的水忽然間不見了,我竟然置身于另一個奇妙的境界,這里的樹是倒著生長的,土地竟然是在我的頭上,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反的。

    “難道這里就是燭龍師父所說的昆侖仙境?”我自言自語道。

    忽然一陣銀鈴一樣爽朗的笑聲傳來,

    “呵呵呵!過來呀!到這邊來?”

    我轉過頭去一看竟然是龍吉,她此時還是一身的紅衣,而模樣此之前還要俊美,眉眼彎彎,似乎開心的不得了。

    她就手拿蒲扇站在花叢前,而萬萬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敖潤緊跟在她的后頭。他們兩兩相看,濃情蜜意的很。敖潤順手從花叢里折下一朵花,插在了龍吉的耳邊,然后微微一笑的問道,

    “為什么之前我都沒有發現你這么美呢?”

    “以前夫君的心中沒有我,自然眼中也就看不到我的好了!”

    龍吉的這一句夫君真的是很刺耳,敖潤這個畜生,三千前面就弄個鐘馗變成巧兒欺騙我,他這回到底和這個龍吉是來真的,還是另有目的呢?

    我想要走向前在仔細的聽聽他們繼續說些什么,可是這敖潤和龍吉他們和我是相反的,他們的腳是扎扎實實的踩在地上的,而我頭頂土壤腳踏空,這根本就沒辦法行啊。

    沒辦法,我只有吃力的將手支在地上,倒著走起路來,雖然很吃力,但是總比聽不到他們說什么強吧!

    我用手向他們靠近了一些,一會你哐啷一身,我被什么東西隔絕住了,我竟然和他們不在一個空間里。原來我呆的這個空間里所有的東西是反的才對,龍吉和敖潤所在的空間是正常的。

    先不管那些在聽聽他們在說什么,只見龍吉忽然一副嬌羞的模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歪著頭看著敖潤笑著說道,

    “你也該給咱們的孩兒取個名字才是啊!”

    聽到這里我實在沒有勇氣在聽下去了,我的雙手也沒又力量在支撐自己的身體了,我就頭頂著上的土,下面騰空著,靠著隔絕我和敖潤還有龍吉的透明的墻壁上,放聲的哭了出來。

    “敖潤,這回我是不會在相信你了,你和姚姬在一起的時候,就害的我差點丟了命,這一次你和龍吉竟然連孩子都有了,為了你我不惜一切,哪怕是用我自己的命來換我都心甘情愿,只求能救你出天界,你一次又一次的負我!敖潤我恨你!”

    馭龍玨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北京快3开奖l结果下载 腾讯分分彩是谁搞的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名 体彩排七星彩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 全球第一只股票指数是什么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福利彩票福彩论坛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 安徽十一选五盈利 江西多乐彩走势 查北京快3昨天走势图表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