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888-44840071/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利益
    萬步海摸不著頭腦,其余人何嘗不是一頭霧水。

    前思后想無果萬步海對著親兵招招手:“遠來是客,管他是何目的,既然帶著使者的名頭就不能將人拒之門外,把人請進來吧。”

    “得令!”

    親兵走后萬步海稍加思索沉吟了片刻掃視著眾人:“弟兄們,一會人來了閑話少說,該說的少說,不該說的半個字都不能提,看老夫眼色行事!”

    “大帥放心,吾等心中有數。”

    “東突厥泰昌可汗呼延筠瑤治下呼延玉參見大龍武國公,見過諸位將軍。”

    萬步海靜靜地審視了呼延玉剎那輕笑著揮揮手:“貴使免禮,不知貴使遠道千里而來所為何事?”

    呼延玉直起身子不卑不亢的望著萬步海,論身份呼延玉不見得比萬步海差上多少,一個國公,一個王爺,按說呼延玉的身份要比萬步海尊貴許多。

    之所以對萬步海見禮,完全源于對晚輩對前輩的尊重。

    “武國公,邦使前來支援前輩北征大軍,我呼延王庭十萬鐵騎就在前輩大營五十里外等候,只要前輩應允,晚輩馬上可以帶兵前來與前輩并肩作戰,共同抵抗史畢思王庭的敵軍!”

    萬步海一愣瞬間滿腹疑慮,眼眸微縮起來審視著呼延玉。

    在萬步海的心里,無論是東突厥還是西突厥都是一群狼子野心的家伙,一直想著南下犯邊,襲擾大龍的疆土。

    在自己攻打西突厥之時東突厥的人突然說帶兵十萬前來相助,萬步海心里怎么能不生疑,怎么能夠相信。

    兩虎相見,注定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怎么可能變得互幫互助呢?

    萬步海回過神來驚疑不定的望著呼延玉:“本公沒有聽錯吧?貴使方才說什么?呼延王庭帶兵十萬愿意幫助本公共同抵御西突厥的敵軍?貴使莫非覺得本公征戰數年生活乏味,特意前來給本公講笑話來了?”

    呼延玉微微搖頭:“前輩沒有聽錯,也不是邦使的玩笑話,邦使確實帶了十萬鐵騎陳兵五十里之外等候,只要前輩點頭,邦使馬上帶人前來相助,共同抵御史畢思王庭的敵軍!”

    萬步海不解的望著呼延玉:“雖然你們呼延王庭跟史畢思王庭東西而立,相互敵視,可是你們同為突厥人,身上流著相同的血脈,老夫萬萬想不通你們為何要幫著本公前來對付自己人。”

    呼延玉樂呵呵的搖搖頭,單手背在身后:“前輩,我突厥人與你們漢人習性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觀念亦是截然不同!”

    “你們漢人講究兄弟鬩于墻,共御外辱。”

    “天大的仇恨一旦有外地來犯,也會暫時放下仇恨一起抵抗外敵。”

    “這或許就是你們漢人能夠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你們好私斗,卻又忠于血脈親情。”

    “而我們突厥人卻信奉強者為尊,就像我們信仰的狼神一樣!”

    “前輩應該知道狼群里只有一個狼王,當新的狼王稱霸狼群的時候,老狼王要么成為孤狼,要么死!”

    “我們突厥人的觀念跟狼群的觀念完全相同。”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邦使來了。”

    “前輩不必懷疑邦使的誠意,邦使若是真的心懷不軌,就不會孤身前來拜會了,而是跟史畢思王庭的人合兵一處抵御前輩,亦或者直接心照不宣跟河套草原之上的西王庭治下的部落對前輩的大軍前后夾擊!”

    “我呼延王庭可汗呼延筠瑤,乃至邦使都跟史畢思王庭的可汗史畢思穆爾特有著血海深仇,決然不會與其同行共事。”

    “至于邦使為何會帶兵相助前輩,用你們漢人朝堂之上的一句話來說,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幫助前輩何嘗不是在幫助邦使自己。”

    萬步海心思急轉:“利益?本公實在想不到能給你們什么利益,先前你們呼延王庭一直坐山觀虎斗,在本公與西突厥大戰之時作壁上觀!”

    “既想著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消耗我朝的實力,又想著坐收漁翁之利。”

    “貴使突然而來言說朋友二字,利益二字,你讓本公如何相信你,相信你們呼延王庭?”

    “本公如何確定你們呼延王庭不會在戰場之上臨陣倒戈,你如何向本公保證你們的誠意。”

    呼延玉從懷里摸出一紙書信放到萬步海的面前:“至于利益何來,邦使不便多言,而且邦使也不需要前輩付出什么代價,因為這是貴國定國公柳明志與邦使可汗呼延筠瑤商議的事情。”

    “邦使只需聽令帶兵前來相助便可,僅此而已!”

    萬步海眉頭一凝望著呼延玉:“柳小子?”

    “當然,前輩若是不信,這是書信前輩一看便知!”

    萬步海將信將疑的結果呼延玉的書信翻看起來。

    “老國公,呼延王庭大軍一到,老國公盡可用之,不必疑慮,諸事有晚輩所在!”

    “柳明志頓首!”

    署名之上有著定國公的官印,兩府總督的官印,領兵部侍郎的官印以及柳明志的私人印章,蓋了這么多屬于柳明志的印章其意思不言而喻。

    告訴萬步海這是柳明志本人親筆所書,而非呼延王庭找能工巧匠仿造的書信。

    萬步海仔仔細細的檢查著國公印章,片刻之后萬步海心里已然相信這是柳明志親筆所書。

    但凡國公印章之上都有特殊記號,除了國公之外沒有人知道這可記號。

    不過萬步海心里還是抱著一絲的懷疑,畢竟前段時間柳明志剛剛簽訂了和平盟約,使用的就是國公印章的印璽。

    天下能工巧匠數不勝數,高手在民間,不見得不會被仿制出來。

    遠的不說,吏部尚書杜成浩家杜宇那小子年紀輕輕就天賦獨特,是這方面的高手。

    活生生的例子在此,小心點終歸是好的。

    萬步海將書信遞給了蔣磊:“看看,這是不是柳小子的筆跡?”

    “是!”

    蔣磊仔仔細細的檢查著書信上的內容之后湊到萬步海耳邊嘀咕起來。

    “沒錯,是定國公的筆跡,大帥你看這書信的左上角右下角兩寸處是不是各破了一個小縫隙,這是只有大帥自己才會做的記號!”

    “只有極少數人才會知道,西征期間為了避免秘密泄露,大帥親口告訴我們這點秘密!”

    萬步海微微頷首,拿過書信收了起來。

    “本公能冒昧的問一句嗎?柳小子跟你們可汗許諾了什么好處,竟然令你們如此動心,不惜讓你們興兵十萬前來相助?”

    “恕難相告!”

    我娘子天下第一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