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躍馬大明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躍馬大明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005-44840034/

第897章 誤會?
    “嘩啦。”

    片刻,又有十幾把鳥銃被帶進來,擺在了地上,同時還有幾捆引線,六七把佩刀,幾個千里鏡,以及兩個已經被壓扁的模范軍制式鐵水壺。

    “這是……”

    隨著這些東西被擺出來,殿內一陣騷動,模范軍眾將臉色也皆是有變。

    濟爾哈朗冷笑:“海城侯爺,不知,這些東西,您該怎么解釋?”

    徐長青瞇著眼睛看著這些東西,已經明白多爾袞這幫人的底牌是什么。

    這些軍火,比給高麗人的要先進一代,特別是這幾捆成本低效果卻很好的引線,模范軍現在還在使用,是現役產品,正是之前交易給大西軍的。

    顯然,在自己趕到大沽口的這段時間,應該就是近幾天,吳三桂與大西軍有交火!

    怕就是為了搞到這些東西!

    “呵呵,鄭親王,不知道是我徐長青理解能力太差,還是您表達能力太差,我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呢?”

    徐長青心中雖有起伏,面上卻沒有絲毫表露,反而是笑著質問濟爾哈朗。

    僅憑這些死物,儼然是定不了他徐長青的罪。

    徐長青也想看看,多爾袞這幫人到底還有什么更狠的底牌。

    “呵。”

    濟爾哈朗也是冷笑:“侯爺,這么說,您是確定要我拿出更切實的證據了?也罷,既然侯爺您不將我大清國放在眼里,也將諸多大明同僚視若無物,那咱們便手底下見真章吧!來人,把人帶進來。”

    很快,有七八個衣衫襤褸、周身滿是血跡的人被帶進來。

    這些人臉上、身上明顯都風塵仆仆,極為的疲憊,顯然是急匆匆趕了很久的路才過來。

    而他們之前的際遇肯定不怎么好,已經被嚇破了膽子,一進來便跪著蜷縮成一團,小雞子般瑟瑟發抖。

    濟爾哈朗冷冽的掃視為首那穿著類似明軍千總官袍、卻又有些不太一樣的漢子道:“張傳三,說說吧,你是誰?在何方勢力效力!這些模范軍的裝備,又是你們怎么弄來的!”

    這叫張傳三的千總頭不敢抬,忙開口道:“卑職,卑職是大西軍平東將軍李可望麾下千總官,兩月之前被調到川北前線防御漢中威脅。這些裝備,皆是我大西軍軍師潘獨鰲、與安西將軍張定國在海城與模范軍達成交易,從海城的模范軍手中購得……”

    嘩啦。

    他此言一出,殿內登時嘩然。

    不僅滿蒙王族們一陣低低議論,交頭接耳,馬士英等大明使臣也是一陣紛雜,滿臉不可置信。

    濟爾哈朗儼然自覺已經是乾坤在握,高傲的仰著頭,俯視著徐長青道:“海城侯爺,您看,本來大家都不想把事情鬧的這么僵,可您非要執迷不悟,也不能怪我大清不講情面了。海城侯爺,此時此地,人證物證確鑿,您還有什么話說?”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徐長青身上。

    不遠處,東莪死死的咬著嘴唇,兩只小手緊緊糾結間,已經把嬌嫩的皮膚掐的快要出血。

    他們竟然這么對待徐哥哥,徐哥哥該怎么辦?

    只恨自己太無能,根本幫不上忙啊……

    “呵,呵呵。”

    徐長青面不改色,忽然對濟爾哈朗伸了個大拇指贊道:“鄭親王啊鄭親王,我以前一直覺得您是個人物,有張良韓信之才,可現在看……竟是我徐長青看輕了您啊。您這手段,不去開戲班子筑高臺唱大戲,真是白瞎了您這個人才啊。”

    “額……”

    殿內眾人本以為徐長青已經辨無可辨,事情馬上就要塵埃落定,都準備看好戲呢,誰曾想,徐長青

    居然這么跳脫,一下子把話題茬的這么遠。

    關鍵徐長青這話著實有點‘轉’,思慮片刻眾人才是明白過來,便是滿蒙王族這邊許多人都是就快要忍不住笑。

    想他鄭親王濟爾哈朗作為‘博達爾汗’皇太極的鐵兄弟,從來都是高高在上,便是攝政王多爾袞都不敢對他怎樣,又何曾像是此時這般,直接被徐長青當做小丑般戲弄。

    須知,大清國內部可絕不是鐵板一塊,他們的紛雜比大明也不多承讓,而且因為民族和歷史遺留問題,許多地方比大明斗的更兇。

    放在以往,自是沒人敢忤逆權勢滔天的濟爾哈朗。

    可此時,濟爾哈朗居然被徐長青這么懟,縱然他們不敢表露太多,心中暢快卻是止不住。

    “你?!”

    濟爾哈朗這時也是憋了一下,只覺一口惡氣積聚在胸腹間,迫切的需要沖出來。

    這短短時間,已經是徐長青第二次對他進行人身攻擊了,可他卻又不能跟徐長青這么瀟灑,不好當眾反駁……

    強自壓抑下這口惡氣,濟爾哈朗冷笑:“海城候,你休要岔開話題,你們模范軍與大西軍勾結,不忠不孝,不仁不義,既愧對大明君王,亦愧對我大清盟約,可謂卑鄙無恥至極!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殿內的目光頓時又匯聚到徐長青身上。

    徐長青笑著對濟爾哈朗拱了拱手:“鄭親王,所以說您才得去開戲班子啊。要不然,這普天之下,誰,還有誰,能跟您這般,這短短時間竟然培養好了這近十個演員?在下佩服,佩服。”

    說著,徐長青不理會濟爾哈朗,轉而問這孫傳三道:“兄弟,你口口聲聲說,你是大西軍李可望麾下的千總,可你一個區區千總,怎么可能知道這等秘密消息?你老家是哪里的?”

    “這……”

    孫傳三頓時傻了,此時他就算用屁股想也能知道,眼前這人,便是威震天下的海城候徐長青啊。

    他的確是大西軍的人,也的確是孫可望麾下的人,卻并不是千總,而只是副千總,更不是孫可望的親信,而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炮灰兵,屬于前幾天的大明官軍投誠序列的。

    多爾袞、濟爾哈朗等人籌謀的的確很好,根據吳三桂傳過來的消息順藤摸瓜,吳三桂也執行的很好。

    但是,究竟時間有限,他們又太過急切,并沒有抓到大西軍的核心人物。

    于是便只能調教口供了。

    “說!”

    “你是哪里人!”

    正當孫傳三懵逼間,徐長青卻突然繼續出聲喝問,那龐大的威壓,幾乎將孫傳三的膽子都嚇破了。

    孫傳三根本不敢面對徐長青的目光,忙垂下頭,下意識道:“卑職,卑職是薊鎮三屯營人……”

    “哈哈,哈哈哈哈……”

    徐長青哈哈大笑,掃視多爾袞和濟爾哈朗、多鐸等一眾滿蒙大主子道:“攝政王,你們今天開的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啊。怎么著,合著獻賊麾下的心腹,竟然是薊鎮三屯營人?是我徐長青的老鄉?哈哈哈……”

    “……”

    多爾袞、多鐸、濟爾哈朗等人相視一眼,一時都有些無法言說的驚悚。

    這孫傳三明明一直說的是帶著川味的官話,徐長青到底是怎么聽出來他不是川蜀人的?

    “是不是覺得很意外?”

    徐長青不待多爾袞等人說話,笑著看向他們道:“獻賊此時雖是占據了川蜀,但他的老部下,麾下核心軍官,還是當年跟著他起家的那幫陜北漢子。就算是后來有些新鮮血液,那也多是湖廣那邊的荊楚人。攝政王,您也是帶兵

    之人,不會糊涂到核心軍官不用你們真滿洲,而是用我們漢人吧?”

    在多爾袞眾人皆已經大變的臉色中,徐長青又轉而看向濟爾哈朗道:“鄭親王,拜托,下次要演戲,你也得多做點功課吧?這姓孫的兄弟那口川蜀話,骨子里就帶著我們薊鎮老家的大茬子味,您這是在逗我呢?還是!鄭親王您看著我徐長青不妥帖,不想把這兩門親事繼續下去了,現在便要撕毀我與攝政王達成的協約!”

    說完,徐長青猛的抽出腰間佩刀,直接拍在了一旁的案臺上。

    “唰唰唰!”

    模范軍眾將早就忍的不爽了,瞬時便是同時抽刀一片。

    眨眼,明晃晃的刀刃寒芒直將殿內溫暖的空氣都拉低了數度。

    “艸你娘的狗韃子,我家大帥好心好意娶你們家的女兒,幫你們學會教化王道,你們狗日的竟然還不知死活,威脅我家大帥,真當我模范軍是吃干飯的?”

    “艸,跟這幫雜碎墨跡什么,今天便幫這幫狗東西連鍋端了!”

    “來人,保護大帥!”

    一瞬間,局勢直接緊繃起來。

    模范軍眾將迅速沖上前來,將徐長青保護在當中,外面的雙方的親兵和奴才也一片紛雜。

    饒是多爾袞、多鐸、濟爾哈朗眾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大主子,早已經見慣了大場面,可這突如其來的暴虐,還是讓他們都被嚇了一大跳。

    哪怕身邊的滿蒙王族都已經抽出刀來保護他們,他們卻依然沒有什么安全感。

    那日的比試就在眼前。

    模范軍或許單挑能力不及他們真滿洲,但真要論團體作戰,他們真滿洲又怎么可能是對手?

    馬士英等人更是瑟瑟發抖,人都已經不好了,恍如一只只失去了巢穴的鵪鶉。

    馬士英不由痛苦的咬住了牙根,他還是太天真了啊。

    徐長青是何人?

    那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梟雄啊。

    難道,還真指望著他們搞文臣那一套就把他搞下去?

    忙急急道:“諸位,諸位,冷靜,冷靜,這里面,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

    徐長青冷冷一笑:“既然有誤會,馬閣老您早干什么去了?”

    說著,徐長青直接不理會馬士英,轉而大步走向東莪和孔四貞那邊,將兩個小女孩拉到了自己身邊。

    “住手!”

    “都給本王住手,還不放下手中刀劍!”

    這時,多爾袞終于發話了,臉色已經陰翳的幾如要滴出水來,猶如一頭已經要爆發的狼王,目光橫掃全場。

    滿蒙王族們頓時被多爾袞嚇住了,下意識便將手中刀劍往回收了些。

    模范軍這邊卻根本不擺他的威風,毛鐵錘等人還充滿挑釁的看向他。

    多爾袞究竟是梟雄,渾然不懼模范軍的挑釁,負著手,大踏步的走到模范軍近前,完全無視了模范軍眾將手中森森刀芒,笑著看向徐長青道:“侯爺,這事情,看來是真有誤會啊。我大清有不當之處,我向侯爺道歉了。”

    說著,幾乎距離毛鐵錘等人的佩刀只有一步之遙,深深對徐長青一禮。

    “徐哥哥,阿瑪他,他……”

    東莪死死的抱著徐長青,眼神充滿哀求。

    徐長青親了親她的額頭,示意她安心,心中卻也止不住佩服多爾袞的狠辣膽色。

    與之相比,其他滿蒙王族都是弟弟。

    徐長青笑著擺了擺手,示意身邊眾將放下武器,看向多爾袞道:“攝政王,這么說,這事情是真有什么誤會了?”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