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文學網 | 御用兵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御用兵王

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72247-44840027/

第5466章 醫治
    說道這兒,陳陽轉身把紐扣“老爺子,給,這是我出來歷練時家師給的仙器,你只需要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用力捏一下它,家師就會撕裂空間而來。

    我已經在上面留下了我的氣息,你只需要等一下滴一滴血在上面,以后它就是你的,誰都拿不走。

    到時候此仙器便是信物,你想讓哪個不長眼的不好過,就讓哪個不好過。”

    聽陳陽說得很玄乎很厲害的樣子,眾人報仇的心思都沒有了,人家背后是仙家人啊,誰會嫌命長?

    用此下策,陳陽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自己不能真正給到李老爺子保命的東西,也不可能長期呆在這個地方保護他們,嫣然還等著陳陽去找她呢。

    李老爺子是明白人,知道自己一家的處境,也不扭捏,用顫抖的雙手接過“法器”,“如此,便多謝了。”

    “小玩意兒,不值什么。”

    聽到仙器在陳陽眼中只是個小玩意兒,眾人呼氣都不敢大聲了。

    “還不快滾!”

    眾人眼里,陳陽是連一個正眼都不想給他們。

    “是是是,我們馬上滾。”

    眾人扶著傷員灰溜溜的開始撤了。

    只有正面的老爺子和東子看見陳陽臉色變得蒼白,還帶著些隱忍。

    “陽哥”東子想出口詢問,被老爺子使勁拽住,阻止到:“東子!你陽哥心善,就這樣吧。”

    被老婆扶著走到門口的張麻子聽到,嚇得腿都是一軟。

    心善?

    心善把老子打成這樣?

    等眾人出了院門,陳陽忍不住吐出一口烏黑的血,李老爺子趕忙伸手扶住陳陽,并吩咐東子關好院門。

    得知陳陽強行動用內勁,加劇了臟腑的內傷,李老爺子愧疚不已。

    想叫東子去請大夫,被陳陽拒絕了。

    陳陽的身體已經修煉到一定強度,一般的藥石也治不好陳陽在空間亂流中所受的傷,只有過幾天去看看這里測試資質是怎么回事了。

    翌日,陳陽又詳細的詢問了一下小鈴鐺臉上小肉包的情況。

    開藥方子的時候陳陽怕這里的藥跟地球常用的藥名不一樣,把能想到的每樣草藥的別名都寫到了上面,還在旁邊畫出了草藥的樣子。

    同時陳陽還告訴了老爺子“仙器”的真身,老爺子也表示了理解。

    東子迫不及待又興高采烈的拿著方子進城去抓藥,回來的時候卻耷拉著臉。

    原來李東子跑遍了城里所有的藥房,還是差一味“冷毒草”。

    陳陽寫藥方的時候說過,冷毒草是方子里的一味主藥。

    陳陽開的全是常見的下火祛毒的藥,哪知道之前最常見的冷毒草這里居然沒有,裝模作樣的看過藥草,陳陽心里并不擔心。

    其實有沒有這些藥都并不打緊,真正能治好小鈴鐺的是陳陽的血,只是陳陽如今沒有自保能力,這些事情還是不要讓人知道的好。

    表面上也只好安慰一家人說沒有也不打緊,只是見效慢一點。

    讓東子把草藥都磨成了粉,又叫東子找來半碗烈酒和一把尖刀,便以祖傳秘方不便外傳為由趕了大家出去。

    關門窗的時候陳陽還確定了一下有沒有人偷看。

    咬破手指,沾了一點在酒碗里,連一滴都不到,還挑了一些其它藥粉一起用勺子攪拌成了藥糊糊。

    端起來聞了一下,那么點兒血在烈酒和草藥里并不顯味兒,普通人根本聞不出來。

    打開門叫了老爺子一家進來。

    老爺子還好,東子和小鈴鐺激動得不行。

    “陽哥哥,真的可以嗎?”

    小鈴鐺的聲音有點顫抖。

    “小鈴鐺,陽哥騙小孩可沒糖吃。”

    聽到陳陽的話,小鈴鐺咧開嘴笑了,這是陳陽第一次看見她笑。

    “內服一小勺兒,剩下的分兩次外敷。

    敷上藥一個時辰不能弄掉,有些痛”“有多痛?”

    比起容貌,東子更擔心小鈴鐺會怕痛,沒等陳陽說完便搶先問到。

    “陽哥哥,我一點都不怕疼,真的。”

    從小遭受旁人異樣的眼光、惡毒的咒罵,現在終于有機會治好臉上的肉包,哪怕再疼,小鈴鐺也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嗯,我相信小鈴鐺是最勇敢的,我保證幫你把小肉包消滅掉,讓小鈴鐺變得漂漂亮亮的。”

    “嗯!”

    小鈴鐺堅定的點頭。

    等吃過藥半炷香之后,小鈴鐺臉上的肉包開始由紫紅色變成了黑色。

    等黑色已經深得不能再深的時候,陳陽挑了一些藥糊糊涂抹在肉包的周圍。

    拿起消過毒的刀,用刀尖在肉包上一挑,陳陽的動作很快,快到小鈴鐺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黑色的血就跟著流了出來。

    東子想拿布幫小鈴鐺擦干凈,“別動,有毒!”

    陳陽已經先一步把小鈴鐺的身體往前,順手拿起桌上的一個茶碗接住黑血。

    血里面有些小小的白點,看不清楚是什么東西。

    隨著黑血的漸漸流出,肉包的顏色也在慢慢變淺,還略微有點變小的趨勢。

    “變了,變了!”

    東子看到非常的激動。

    “別激動,沒那么快,過來端著碗。”

    東子接過碗,手都在發抖。

    “小心!別弄到自己身上!”

    陳陽提醒東子后,拿起小刀的刀背在肉包周圍往流血的地方反復推刮。

    肉包漸漸變小,直到流出的血液變成了鮮紅色,陳陽用干凈的白布幫小鈴鐺按壓止血。

    “陽哥,這還有包呢?

    怎么不擠了呀?”

    東子見血變紅了,肉包只是變小,并沒有消退,好奇的問道。

    “別鬧!你會醫治還是陳陽會醫治?”

    老爺子怕東子打擾到陳陽。

    “小鈴鐺臉上這個位置最開始應該只是被毒蟲咬了。

    這種蟲的毒液在接觸皮膚的瞬間就會散布到全身,就像一棵樹迅速長出去的樹根一樣,剛剛內服的藥已經將毒液逼到主干的位置。

    剛剛已經全部弄出來了,剩下的是皮膚的正常腫脹,用藥之后會消下去,不用擔心。”

    “陽哥哥,是不是我很快就可以好了?”

    小鈴鐺還是有點擔心。

    陳陽一邊回答一邊把刀口附近全都敷上了藥糊,“接下來會有些癢,你別用手去撓,會影響恢復,只要你按我說的做,一定會好起來的。”

    聽到會影響恢復,小鈴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網站地圖】
電子游戲網址 武俠修真 ag真錢平臺 歷史軍事 偵探推理 網游動漫 科幻小說 恐怖靈異 電子游戲三巨頭 其他類型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