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5314-44840068/

第4410章 房間里的單挑!
    蘇銳也真的脫了鞋,還把褲子卷到了膝蓋。

    他走到了一處租用水上摩托的地方,租了一臺之后,拍了拍車座“上來吧?帶你去兜兜風。”

    看著這水上摩托,夜鶯的眼眸中閃過了回憶的神色來。

    貌似,在夜鶯和蘇銳不打不相識的時候,當時他們就是在海上互相追逐,夜鶯還穿著一身黑色的比基尼……

    回憶看起來已經變得很淡了,但是,某些埋藏在記憶深處的畫面,一經提醒,還是會非常清晰的呈現出來。

    “好。”夜鶯應了一聲,走上前去。

    夜色掩映了她俏臉之上的微紅之色。

    走到水上摩托上,夜鶯長腿一跨,自動坐在了后面。

    她可沒有去主動詢問蘇銳為什么不租兩臺。

    回憶總是會被自動加了一層濾鏡的,以往的互相看不順眼,互相的打打殺殺,似乎都變成了一些很美好的事情了。

    當蘇銳坐上水上摩托的時候,夜鶯很自然的伸出手來,輕輕摟著蘇銳的腰。

    其實,這放在別的女生的身上是很正常很簡單的動作,可是,在夜鶯的身上,想要把這個動作做得如此自然,其實經歷了艱苦的心理斗爭,無比的艱難。

    蘇銳倒是沒有覺得有什么問題,直接說道“坐穩了,我們出發!”

    說完,他一擰油門,水上摩托便沖了出去。

    由于這前沖力,夜鶯本能的貼在了蘇銳的后背上,雙手摟得更緊了一些。

    瞇著眼睛,吹著風,看著天邊的星光點點,夜鶯覺得,自己此生都不會忘記這么唯美的畫面了。

    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其實自己并不需要太多的追求,因為,此刻的雋永,已經足以讓人感覺到滿足。

    夜晚的海邊沒有太多游客,兩個人一直開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才在夜鶯的戀戀不舍中告別了海邊。

    其實,女人都是感性的,而區別是——有些姑娘控制不住這些感性的情緒,有些姑娘卻壓根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會感性。

    夜鶯就是后者。

    現在的她無疑已經很清楚的認知到了這一點。

    有些情感,雖然嘴上不講,但是在心里面卻是控制不住的,而且,對此的認知已經是越來越清晰了。

    “明天就要走了。”夜鶯望著漫天星光,眸子也如星星一樣。

    “是啊。”蘇銳笑著說道“我送你回翠松山。”

    “嗯。”夜鶯像是想到了什么,扭頭看了一下蘇銳,眸光再度變得亮了許多“對了,有機會的話,我們打一場吧?”

    不得不說,夜鶯的腦回路確實還挺奇葩的呢。

    這邊還情如流水呢,轉頭就要開始動手了,這確實也讓人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蘇銳的表情瞬間變得精彩了起來。

    “你說的是……打一架?”蘇銳覺得自己簡直聽錯了“你難道不知道,我一棍子可能就把你給砸暈了。”

    一……棍……子……

    說著,他還摸了摸腰間的鐳金長棍。

    得,這真的是個不解風情的家伙。

    這倆人是湊一起了嗎?

    夜鶯沒好氣地說了一句“不用兵器。”

    “那行,要不在這里試試?”蘇銳指了指沙灘。

    “等回房間吧,我那是個大套房,客廳面積可不小。”夜鶯看了看蘇銳,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期待“記得對我手下留情一些。”

    “我不會讓著你的,哪怕你是個漂亮女人。”蘇銳說道。

    這句話看起來有些不解風情,可是,偏偏蘇銳加上了某個形容詞,就讓夜鶯的心情因此而變得很好了。

    隨著夜鶯的撲哧一笑,似乎天上的星光也變得越發燦爛了起來。

    …………

    此時的蘇銳并沒有意識到,軍師之所以火急火燎的離開,正是她想著要給自己的妹妹和蘇銳創造機會。

    他并沒有把夜鶯要交手的事情放在心上,回到房間就沖澡去了。

    結果這才剛剛走出浴室,門鈴聲就響起來了。

    蘇銳連忙給自己穿上浴袍,透過貓眼一看,正是夜鶯。

    似乎是聽到了蘇銳在隔著門看著自己,夜鶯對著貓眼揮了揮拳頭。

    “你還來真的啊。”蘇銳簡直哭笑不得。

    “去我房間。”夜鶯說道“那里比較寬敞。”

    “我這里也不小啊。”

    “折騰不開,一會兒肯定很激烈。”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一個服務生從旁邊經過,露出了些許意外的神色來,同時暗暗佩服夜鶯的主動。

    “這一男一女非要找這么寬敞的地方,可是,這個男人住的也是行政大床房啊,這還不夠他們折騰的?這得多激烈啊?”服務生腹誹,同時扭頭看了看蘇銳,眼神有點曖昧。

    蘇銳沒理他,而是上下打量了夜鶯一遍,隨后說道“你確定要比試一下身手嗎?”

    “是啊。”夜鶯說道“所以,你何必那么早就洗澡?”

    話雖如此,可夜鶯的身上也透著淡淡的沐浴液的香氣,顯然她也火速洗過澡了。

    這是為什么呢?難道是在擔心打架的時候怕對方聞到汗味兒嗎?

    看來,在蘇銳的面前,夜鶯還挺重視自己形象的。

    她穿著緊身的運動背心和短褲,足蹬運動鞋,姣好的身材盡顯無余。

    單單從這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外表上面來看,還以為夜鶯是個喜愛健身的姑娘呢,誰也不會想到,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姑娘就會變成華夏江湖一方大佬了。

    “走吧,我待會兒不用再洗一遍澡,因為打你都不需要出汗。”蘇銳毫不客氣的來了一句,隨后把房卡揣進浴袍兜里,穿著拖鞋就來到了走廊。

    “你跟在我后面。”夜鶯說著,在前面的帶路,在蘇銳看不到的方向,她的一張俏臉已經徹底變成了秋天那熟透的蘋果了

    …………

    “呦呵,你這房間是挺寬敞的啊。”蘇銳看了看房間的客廳和臥室“嗯,能打得開,如果把沙發搬走,就更好了。”

    “留點障礙物更有意思。”夜鶯說道“開始吧。”

    說著,她把腳上的運動鞋脫下,并排放到了一旁,光著腳踩在了地毯上。

    “來吧。”蘇銳把拖鞋甩到了一邊,然后一拉浴袍的帶子。

    “哎,別!”夜鶯立刻捂住了眼睛。

    “怕啥,我有大褲衩。”蘇銳指了指下半身的運動短褲“不過,來的比較著急,忘了給自己套一件背心了。”

    他看了看夜鶯身上的黑色緊身背心……以及緊身背心之下那爆炸性的身材,又看了看自己的,隨后搖了搖頭,說道“看來我是比較吃虧的,胸肌和腹肌都被你看光了。”

    夜鶯紅著臉,啐了一句“流氓。”

    隨后,她擺出了一個起手式。

    伴隨著這個動作的做出,夜鶯身上的氣質也為之一變,似乎變得凌厲了一些。

    但是,由于她的俏臉確實很紅,那種羞意非常明顯,導致身上的凌厲與鋒利也都變得有些柔軟了,好像不太會把人刺破割傷。

    “這就要開始了嗎?”蘇銳苦笑了一下“如此良辰美景,不風花雪月的,居然要打架……”

    不過,說完之后,這個小受才意識到,剛剛自己所說的“風花雪月”這四個字著實是太撩了。

    果不其然,夜鶯的俏臉更紅了,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凌厲氣勢差點被蘇銳一句話給破了功。

    “誰要和你風花雪月?”

    夜鶯沒好氣的說了一句,隨后叮囑道“我最近提升的比較多,你可需要小心了。”

    “好啊,盡管放馬過來。”蘇銳看起來并不是很在意。

    其實,夜鶯在武學領域的天賦本來就是相當出眾的,被蘇銳打穴激發生命潛能之后,好像身體的某個開關被打開了,從此進展神速,幾乎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了。

    所以,夜鶯才想要認真地檢測一下,自己的實力到底處于怎樣的水平上。

    再也沒有比蘇銳更合適的對練對象了。

    就算是打不過他,也能夠讓夜鶯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況且……這種比試還是會有身體的不少地方互相接觸的吧,除了蘇銳之外,夜鶯可不想讓別的異性這樣接觸自己。

    這不和吃豆腐沒什么兩樣了?

    當然,這種想法的潛臺詞便是——即便是吃豆腐,也只能讓蘇銳來吃自己的豆腐!

    其他男人……休想!

    其實,把蘇銳領到了自己的房間來“打架”,夜鶯有沒有存了某些別的心思,誰也不清楚,包括她自己在內。

    “開始了。”

    夜鶯說罷,猛然一腳踢了出去!

    這一腳沒有任何的氣爆之聲,但是卻快的滿是殘影!

    雖然兩人是切磋,但是夜鶯這一腳絕對可以造成極大的殺傷!

    而且,這一腳自下而上的撩起,直接攻向蘇銳的要害!

    這是最快使得蘇銳失去戰斗力的方法!

    “最毒婦人心啊。”蘇銳忍不住的說了一句,隨后連忙后退。

    其實他本來準備凝聚渾身力量,硬生生的接下夜鶯幾招,以此來檢查一下自己的防御能力到底如何的。可是,夜鶯這一招也著實太陰損了,如果蘇銳真的去硬接的話,這場比試就宣告結束了。

    不,是他的美好人生也提前宣告結束了。

    蘇銳已經后撤了兩步,但是他沒想到,夜鶯的出腳速度竟然還能再度提速!

    那晶瑩q彈的腳趾幾乎是擦著蘇銳的小腹而過!

    如果不是蘇銳急中生智地往后撅了一下屁股的話,那么他今天就要去醫院脫掉褲子做彩超了!

    “要不要這么可怕!”蘇銳還向后退,結果剛退兩步,后背就貼在了墻上!

    “你還說你這兒很大!這哪里大了!”蘇銳無奈的喊道“一點都不大好不好!”

    蘇銳這說的明明是房間大小,可是所造成的誤會卻比海深。

    從門口路過的服務生,被嚇得一個激靈,不禁開始對房間里面的情景遐想無限了。

    “還可以在女朋友面前用這種形容詞發泄不滿的嗎?”他嘀咕道。
【網站地圖】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